愿你人间成枭
远离人间尘嚣

明仪内心玻璃渣

地风

我现在是明仪了,地师
上来是为了寻找那个夺我命格的人
死前我记住了他的模样,却不清楚他的名字
在一次宴会上,我看见了他,第一名,水师师无渡
呵,这人便是夺我命格的人吗
旁边的就是他那弟弟,嗯,真够天真的,可以从他下手
“哥!你好厉害啊!我什么时候才能想你一样有那么多盏灯啊”
我只顾着吃美食,想着如何靠近水师的弟弟风师师青玄
,却不料他自个儿就凑过来了“你就是地师吧,虽说今年排不上名次,但不用灰心,下年会好起来的,暴饮暴食就不要啦,总归是对身体不好的”
“。。。”不知道他哪个眼睛看到我暴饮暴食了,但他凑过来总是好事,我就不用想方设法地靠近他了“我只是觉得佳肴不要浪费罢了”
“诶?你喜欢这些吃的吗?我哥经常给我带吃的啊,要不下次分你一份?”
他主动提起他哥我当然高兴“好”

没想到他还有穿女装,啊不,是换女身的爱好。。。还总是拉着我一起。。。
“明兄~你就答应吧,每次下去我都只有一个人变女身,这次你陪陪我吧~而且我女身真的比男身法力多多了!我可以保护你的!来嘛!”
第一次见到他女身的惊艳和诧异我如今还记得一清二楚,神差鬼使地我竟然真的答应了他,然后他每次下去都一定要拉上我,还把我唤作最好的朋友,我没想到,我,竟然还会有朋友

许是我跟他走得近了,君吾总是我们分配到同一个任务,他还傻傻地说“明兄,好巧,这就是缘分吧,我们一起变女身如何?”
几次任务下来,我切身体验到他对朋友的两肋插刀,明明那种攻击我可以应付,但他却把我拉走,自己来抵抗;明明知道那是危险的地方,总是走在最前面,其实心里怕的要死
有这朋友,还不赖
“明兄,你的法器是什么啊,怎么一次都没见你用过?”
我一愣,那个月牙铲早不知道被我扔哪了,难道我还要依靠一个铲子?
“要不如果下次任务我们还是在一块的话,你拿出来秀秀?”可是我不会用啊,我又不是真地师,那会用铲子,可能是看到我的迟疑“好嘛~其他神官的法器我都几乎见过了,就你,散多少功德你都不肯给我看看你的法器,你还是不是我最好的朋友啦,我说给别人听我还没见过我最好朋友的法器呢,别人怕不是要笑大嘴巴了”
女身的他撒起娇来一点也不做作,又想起刚刚为何那么多人用奇怪的目光看着自己,原来是忘记了自己也化为了女身,他却明兄明兄的叫自己,不禁扶额。
“明兄,这么说你是同意咯,那我们约好啦!下次任务我要看到你的法器哦”

那次只是路过看见别的神官做任务有危险,他便散功德帮助,结果受了伤,我记得我问他“明明他可以应付啊,只是法力不够,还是可以挺下来的”
“可是哥哥说了要广播善缘,何况我想着只是散个功德而已,本以为他们不会发现的”
我的心里有点不舒服,为他三句不离他那个小偷哥哥,还为他其实对自己跟对其他人没什么两样

我探出来了,呵,师无渡把我的命格给的不是别人,正是师青玄,也对,我早该想到的,他那么宝贝他弟弟,可怜我还把他当做朋友,心撕裂一般的疼痛
为什么会是他啊,他明明那么天真,不谙世事,怎么可能呢?那他又知不知道我的事情?

“明兄!你的法器呢?说好下次任务你给我看看的!你说话不算话!”
我没有理会,只想尽早完成任务,我根本不知道用什么身份,什么心情来面对他,只是很奇怪,我仍然换了女身。

嗯,是的,白话真仙也是我
呵,真是讽刺,我怨恨了那么多年夺我命格的人,竟然对这件事一点也不知情,凭什么?凭什么我一辈子兢兢业业却得不到一个好下场,家破人亡,怀才不遇,几乎世间所有的恶人我都见过,一张张丑陋的面目,落井下石,讥笑嘲讽;可是他呢?天真无邪,心安理得地享受着本应该属于我的东西,可算是潇洒啊,呵。

在别人床底偷听是件坏事,但我却听到了令我心情不错的东西,他也不想当神官,他为了我而内疚,为了我而想下凡当个凡夫俗子,他还是那个青玄吧。

即使我知道那是师无渡的一个诡计,但看到他快要窒息的样子我还是没能忍住救下了他。
然后?
然后我在他面前杀死了他最爱的哥哥,我当时真的头脑发热了,他哥哥说了什么?他说他赢了,我根本不能把我的亲人复活,还说他比我痛快,我如何能忍?
我想我杀了仇人肯定能痛快了,但是不然,他对我说“我想死”的时候,我心还是一痛,不,他不能死!
我把他打昏,拥他入怀,“你什么也没有了,我除了你也什么都没有了,你不能死”

也许我爱上了他吧,也许只是兄弟之情?反正每天晚上他睡着了,我才出现,拥他入眠,帮他轻拭泪水。

评论 ( 2 )
热度 ( 7 )

© 不好好学习的小傻子还想要小钱钱 | Powered by LOFTER